“谢玉”刘奕君:我心中的古装美男就是胡歌

发布时间:2016-01-09 15:33:19
“谢玉”刘奕君:我心中的古装美男就是胡歌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账号澎湃新闻“有戏”,微信号:wenyipinglun

随着《伪装者》的热播,火了军统教官王天风;随着《琅琊榜》的热播,火了腹黑侯爷谢玉。接连两个有血有肉的反派角色,让演员刘奕君被电视剧观众熟知了,年轻观众也开始关注这个实力派的儒雅大叔。最近东方卫视播出的《他来了请闭眼》里,又见他身影,再次出演反派角色。戏份不多,人物塑造却依然一点不含糊,处处经得起推敲。

采访刘奕君时,他刚下戏,最近在拍电视剧《猴票》,在里面和同为实力派的王千源演性格迥异的师兄弟,互相飙戏。聊到演戏,刘奕君显得挺能说,从人物形象到心理,挨个进行分析,让记者话都插不进去。活脱脱是个“戏痴”。

“谢玉”刘奕君:我心中的古装美男就是胡歌

【对话】

同性感情的戏份被改掉“挺遗憾的”

澎湃新闻:这次在《他来了请闭眼》扮演了裴泽这个角色,挺多观众有点意外。演一个“花花公子”感觉如何?

刘奕君:我和张开宙导演认识很多年,他觉得我年轻的时候有那种比较灵动,比较青春的感觉,认为我能够演出那种花花公子的意思。我当时也没看过原著,就问他角色年龄多大?他说可以往年轻的演一些。因为之前的《伪装者》、《琅琊榜》里,我的角色的年龄设定和造型上,都比我实际年龄要老。我想如果这一部戏能够演个比我实际年龄小的角色,能让观众看到:除了那样的(角色),我还能塑造这样的(角色),挺有意思。我就跟他说,好,那这部戏里,我要把“颜值”找回来。

澎湃新闻:和马思纯那场黑夜中庆生的戏,很多观众表示被裴泽身上微妙的变态感吓到了。这种又“万人迷”又“变态”的气质你是怎么诠释出来的?

刘奕君:说起来,播出后我是第二天打开微博,有人给我留言说:“老师我现在都不敢看你没胡子的照片,感觉好吓人。”我就在奇怪他们是看到什么戏份了……表演上呢,一切是以剧本出发,然后还要看剧的类型。《他来了请闭眼》是个网剧,又带有一些惊悚的成分在里面,你提到的这场戏呢,又是里面比较恐怖的,所以演员就要用声音,肢体,表演的节奏,把观众往这个规定情境里带,才能比较好的完成这个角色。

“谢玉”刘奕君:我心中的古装美男就是胡歌

《他来了请闭眼》中,刘奕君饰演的裴泽既“万人迷”又“变态”。

澎湃新闻:原著中裴泽是有同性感情的戏份的,但是剧本里改掉了。听开宙导演说,你挺遗憾的?

刘奕君:这个真是得怪开宙导演,我没看过小说,不知道裴泽原设定是双性恋。我是拍完之后,进棚补录一些配音的时候,录音的小朋友告诉我的。哦,我才知道原来裴泽这个角色有这么丰富的内涵。

最早我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我问过开宙导演,网剧播出的尺度是不是能大点,我是不是能把人性中恶的东西释放得多一点?他说:可以大一点,但也不能太大,因为东方卫视也要播。我就说那我就往开演,你可以在你觉得合适的地方让我往里收。但我唯独不知道双性恋这个设定啊,我就跟导演说,其实你该早点告诉我的,我完全可以把这个角色既演出“双性恋”的意思,又能通过审查。

因为我身边有很多男同事——不对,是裴泽身边有很多男同事,一块开会吃饭什么的,通过一些细微的情景,一些肢体的微妙表现,那种说不清的东西,观众就懂了,审查也挑不出毛病。真是有点遗憾,本来裴泽这个人物可以更丰富。

澎湃新闻:听说你已经和开宙导演约好下次有机会在他的戏里演同性恋。

刘奕君:对。但不是说我特别想演同性恋,而是我觉得不管是同性还是异性,在感情发生的那一瞬间,就是因为爱。同性恋不是很多人以为的那种娘娘腔的形象,而是两个同性真被对方吸引了。我年轻时刚进电影学院时,看了部美国的老片子,叫《蜘蛛女之吻》,里面两个男人在监狱里发生了感情,一个人照顾病中的另一个人,那些细节特别感动人。如果让我去演一个同性恋,我相信我能找到观众没有想到、但能接受的表演方式。人的情感有那么多种,也许大家只是忽视了这一种。

澎湃新闻:和开宙导演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他跟我们说你是他男神,还说很多年前和你第一次合作,就觉得你闪闪发光。对此你怎么看?

刘奕君:过奖了,我不想当他的男神。我们在这部戏之前,还一起拍了《温州两家人》。这两部戏合作时,我们都觉得对方不断有成长和进步,互相很欣赏。男人和男人间的情感是很含蓄的,他对着我绝对说不出“男神”这种话,对吧。我现在跟你,我也能说他是我男神,但我可能得换个词,免得像俩人互相吹捧似的。这种友爱和温暖,对男人来说当面很难表达,还是要通过他人去传递。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懂……

“谢玉”刘奕君:我心中的古装美男就是胡歌

《温州两家人》时期的刘奕君。

在戏里诠释“恶”可以释放自己的压抑

澎湃新闻:《伪装者》里王天风挺帅啊,被网友爱得不行。

刘奕君:我也没想到,这么一个“糙汉子”会被观众喜欢。我后来想想吧,觉得可能是因为这个角色“真”。他有那个特定年代的人身上的东西,在社会动荡,国将不国的压力下,为了生存,为了救国,他身上被挤压出来的那种偏执,那种疯狂,可能这些是这个角色得到很多人认同的一个主要原因。

澎湃新闻:其实看你的王天风、谢玉等角色,都是反派,但又不止于反派。表演中有一些无法用对错好坏评判的东西。

刘奕君:在这几个角色之前,我也演过一些反派。也有那种让人觉得牙痒痒的坏人角色。别人也许会说,你演成这样,这个角色算成功了。但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增加,就会发现,人人都是善恶集于一身的,根据具体的人物关系的设定,他表现出来的面不同,这才是一个人。坏人也会有软肋,这是人性的复杂面。而且这也反映出时代的变迁,几十年前咱们的老电影放完,出字幕了,先出好人角色的名字,再出坏人角色的名字,中间隔一个空格,泾渭分明。当时的意识形态就是那样,要站稳立场嘛。现在不一样了,时代在变迁,观众水平也提高了。

“谢玉”刘奕君:我心中的古装美男就是胡歌

王天风一角让刘奕君吸引到不少粉丝。

澎湃新闻:这几部戏里你演了不少坏人。听很多演员提到过,觉得演坏人过瘾,特别释放自己平时的压抑。你觉得演员对“恶”的诠释是释放自己被压抑的负面吗?

刘奕君:对,人是多面的,很多时候是会压抑自己的,比如有的人,生活中遇到了一些委屈,听到了一些伤害自己的话,可能为了顾全大局或者怎么样,给压下去了,随着时间慢慢消化掉。但是在演戏时,有一个这样的角色,通过角色某一瞬间的规定情境,可以把当时的某种情绪爆发出来。这样的人多半是生活中的老好人……

澎湃新闻:所以你觉得你是这样的人?

刘奕君:我觉得我就是这样的人,不怕你笑话,我特容易把自己内心隐秘的想法,别人一问就说了,没什么顾忌和隐藏。我觉得演员特别重要的品质是纯真,因为戏是假的,所有的设定都是假的,你有颗真诚的心,你才能相信戏里这些都是真的,你才能投入进去。

澎湃新闻:但在演艺圈,太纯真不会比较容易受到些伤害吗?

刘奕君:我觉得这个要看,如果你把自己的艺术生命设定成五年,你可能很容易受伤害;要是设定成二十年,三十年,可能就不那么容易受伤害。如果你设定成五年,你就会着急,总想赶紧让人注意到你,让别人看到最好的一面,但这一面可能不那么真实。你也可以选择慢慢来。

像我跟很多导演,第一次合作都是机缘巧合的,我也不是很能在陌生人面前表现自己的人,可能面对导演话很少,在以前拍戏导演中心制的时候,这种性格很吃亏,你不跟导演交流不知道他想要个什么样的角色形象,开朗呢,还是忧郁呢,心有杂念了更进不了角色,我就索性一句话不说了。但合作之后,导演认可你扮演的角色,认可你的用心,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

“谢玉”刘奕君:我心中的古装美男就是胡歌

谢玉是《琅琊榜》中的经典反派。

我心里的古装美男就是胡歌那样的

澎湃新闻:感觉早年的演员,很多都是科班出身,年轻出道时演技就比较受认可。而现在演技扎实的小鲜肉极少,但都挺红。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刘奕君:我觉得跟时代变了有关系,确实是有观众会特别关注颜值,但是你从《伪装者》看,王天风这个角色颜值不高啊,还是有很多观众喜欢,因为觉得受到触动。某个时刻,角色的感情和观众的感情达到了共振,这一刻是观众能记在心里记很久的。除了颜值,观众也喜欢能进入他们心里的东西。

澎湃新闻:但现在小鲜肉票房号召力太大了,演技之类的观众好像没那么关注了。

刘奕君:我觉得这是一个阶段,这个阶段一定会过去。其实在演艺圈里面,分两类,一类是演员,一类是明星,他们从事的工作不一样。演员是在自己的专业上好好做,但不见得广为人知。

我之前去东北拍戏,和当地一些演员合作,这些演员很多一辈子没有出过省拍戏,但是一搭戏就知道,演技真是厉害;明星有可能一夜之间爆红,但我觉得吧,如果是年轻人爆红了,比之同龄人,他需要内心有更强大的支撑,要不断在专业上,充实自己,增加自己的阅历,尽量让自己的心沉静下来。名利可以要,但不要被它们牵引着走,任何行业都是这样,心定才能不做错事。

就说胡歌吧,《琅琊榜》第一次见他就觉得,这孩子长得真好看,我心里古代美男子的样子就他那样。合作之后发现,演技也厉害,我内心就认同他是我的同行了。而且他有颗特别安定的心,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

“谢玉”刘奕君:我心中的古装美男就是胡歌

《琅琊榜》中,胡歌与刘奕君在狱中的对手戏。

澎湃新闻:“认同”对方是你的同行?你对演员这个词对你来说是有标准的。

刘奕君:肯定是有标准的。现在说实话,这个圈子的门槛没有过去那么高。好多人都可以来演戏,当然也有演得好的,有演得不好的。对我来说,搭戏的一瞬间,你能不能让我相信你的角色,能不能把假变成真,这个很重要。如果对方心思不在戏上,那他可能就做不到,我就不能认同对方是演员。

澎湃新闻:你在拍戏之余会喜欢做点什么?

刘奕君:其实我是个兴趣爱好特别广泛的人,看书啊,喝茶啊,木雕啊,对什么都有好奇心,但是不“专”。我朋友也常说我:你怎么什么都喜欢啊?其实对演员来讲这是好事,演员需要知道很多,什么都了解一下,以后会成为你的阅历,能化用在表演中。

比如我特别喜欢走街串巷,到哪里拍戏,休息的时候,我就背着包出去走走,也许在旅程中,你恰巧能邂逅一个陌生人生命中最精彩的瞬间,多幸运。曾经我路上遇到过一家人娶媳妇,大门口放着鞭炮,朋友亲戚热热闹闹吆喝着,远远看着觉得真好,发自内心地祝福他们。那一刻的感受就这么沉淀在心底了。也许在未来某部戏里,鞭炮声响起,类似的场景让记忆猛地浮起来,那种情绪,就让我能特别好地去演绎出那个氛围,那个角色。

澎湃新闻:那最近有没有自己特别想演的角色类型?

刘奕君:想演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角色。他可能被生活逼到墙角,被仇人追击之类的,走投无路,然后爆发出生命的能量,在强大压力下去奋力抗争的角色。

【记者手记】

采完刘老师,心里真觉得我文化部的迷妹们眼光真好。篇幅所限,尽力保留老师的采访,删去了一些细节。这些细节当时还挺触动我的,就放在这里吧:拍戏之余,也有孤寂无聊的时候。这时候他会买张当地地图,摊开琢磨:哦,这块地方都是绿色的,估计景致不错,那里有个小镇,名字好听……然后一个人背上背包就去了。在旅途中,他喜欢观察遇见的陌生人。“我很享受这种时刻,没有飘在高处,也没有沉在水底,而是一直挟裹在生活中,跟随着流淌。”

他讲他曾经在一个小城市里信步走着,拐过街角,走进一个老式居民小区,天色渐晚,太阳下去了,灯一盏盏亮起来,饭菜香和隐约的谈笑声从家家户户的窗户透出来。他站在那儿很久,想着:对他们来说最日常的一刻,会永远被我这个陌生人记住啦。

看完这篇专访,有人被谢侯爷圈饭了吗?




爱YY,爱生活,精彩观影,从爱YY影视社区开始!爱YY影视精彩影片推荐:中国正在听

上一篇:《第一大案》开机 解密新中国第一贪腐案
下一篇:《青岛往事》将播 黄渤变身“中国版阿甘”

随机推荐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