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儿乐团阿沁8日补办婚宴 围棋世家联棋成焦点

发布时间:2015-11-21 17:26:11
飞儿乐团阿沁8日补办婚宴 围棋世家联棋成焦点
阿沁(右1)与大家阿沁(右1)与大家

  采访:张晓茵 / 记录:张广

  红遍海峡两岸的飞儿乐团,吉他手阿沁将于11月8日于台中补办结婚喜宴。阿沁本名黄汉青,成长于围棋世家,父亲黄文仪是台中著名的围棋前辈,棋力业余6段,创办活水围棋中心培育无数围棋人才,曾任台湾围棋教育推广协会前理事长。阿沁和弟弟黄汉庭从小成长在围棋家庭之中,围棋水平在小学阶段即达到业余初段,不过日后兄弟两人分别往音乐及美术发展,成为著名的音乐人和设计师。

幸福婚纱照(阿沁提供)幸福婚纱照(阿沁提供)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新娘李汶静的父亲李昱庆也是围棋爱好者,所以8日举行的婚礼上将会有一盘联棋表演,由新郎阿沁下第一手,新娘下第二手,阿沁的父亲黄文仪下第三手,岳父李昱庆下第四手,之后将由当天的120位围棋界亲友嘉宾一人一手棋的方式进行联棋对弈,搭配精彩的音乐表演。台湾围棋教育推广协会张昭焚理事长将会作诗致赠祝福,前理事长黄光宇担任赛事裁判长,秘书长张晓茵担任赛事执行长,联棋顺序将由棋力最低至最高,将有陈秋龙、秦士、张正平、陈诗渊等职业棋士压轴出场,此围棋创意活动乃成为台湾围棋界的空前创举。

  日前,阿沁接受台湾围棋推广大使张晓茵之专访,从小时候学围棋谈到音乐之路,以及现在经营TPI台湾练习生(Taiwan PlayGround Idol)艺术学校的心路历程,以下为访谈实录:

阿沁的父亲黄文仪(右)与上海著名围棋教练夏胜浩(左)对弈  (张晓茵提供)阿沁的父亲黄文仪(右)与上海著名围棋教练夏胜浩(左)对弈 (张晓茵提供)

  【围棋之缘】

  ◎张晓茵(之后简称张):首先请问一下你从小学围棋的经历,围棋给你带来一些什么影响呢?

  阿沁:我小时候爸爸就是围棋老师,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开棋社,爸爸就会让学生来家里上课。家里有一大堆棋谱,也有很多的棋盘棋子。好像从我有意识以来就在接触围棋了。一开始的时候,我把他当积木来玩,也不知道该怎么下,我跟我弟弟就拿棋子当子弹丢来丢去。后来上了幼儿园和小学,就在家里跟着爸爸上课、下棋。我现在看来,我觉得围棋对我的最大影响是让我能够比同龄的小孩子更多了一层去规划自己的能力。因为下围棋的过程就是要去规划全局,你在下这步的时候要想到十步二十步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一般的同年龄的小孩比较不会想这么多,小朋友就看眼前的,有糖果吃糖果,有可以玩的就去玩,老师说去念书就念书。所以对我而言,它最大的影响是让我学会怎样规划人生,就如同棋盘上布局的概念。所以对我而言,我觉得围棋对我影响还是蛮大的。

  ◎张:你还记得是几岁升到业余初段吗?

  阿沁:小学5,6年级的时候。

  ◎张:那后来为什么没有继续下了呢?

  阿沁:也没有特意不去下。可能因为升学到国中,课业也比较多,周六周日还要补习等等,慢慢下的就比较少了。我并没有刻意不下,爸爸也没有说一定要我当职业棋士。下棋也就是随性的发展。而且我兴趣很多,还喜欢画画,高中还学了弹吉他。围棋就当作是我的一个兴趣。

  ◎张:你小时候有没有比较喜欢的棋手?

  阿沁:小时候喜欢武宫正树,他的三连星宇宙流的概念我很喜欢。

  ◎张:那吴清源呢?

  阿沁:我小时候吴清源的时代好像已经结束了,那时候是林海峰的时代。

  ◎张:所以,你有没有比较喜欢的棋手偶像?

  阿沁:偶像吗?我爸,老白。我爸是网络昵称叫老白。

  ◎张:所以你的偶像是老爸?

  阿沁:对。现在网络对弈蛮流行的,网络下棋,虽然我没下过,但是我经常看我爸在下,每次我回台中他就在下。

  ◎张:除了父亲之外,还有其他喜欢的棋手吗?职业的棋手,不限台湾的。

  阿沁:小时候还有比较喜欢小林光一的小林流。

  ◎张:那你自己的棋风呢?是属于比较保守的还是好杀的?

  阿沁:我的棋风是假装保守,但其实是好杀的,喜欢声东击西。例如边下棋边聊天,然后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把他的几个棋子拿走,没有啦,那是作弊(笑)。

  ◎张:你出道以后参加过一些围棋相关的活动吗?

  阿沁:印象中不多,有的话也都是一些比较私人棋友的聚会,公开的比赛活动好像没有。

  ◎张:以后有机会,会愿意去参加一些围棋的活动吗?

  阿沁:可以啊,我觉得很好。那我要赶快把那首围棋的歌写好,这样就可以直接去演出了。

飞儿乐团飞儿乐团

  【音乐之路】

  ◎张:你小时候先学围棋,后来才接触音乐。你的音乐之路是如何开始的呢?

  阿沁:我高中的时候喜欢画画,也喜欢唱歌,所以就加入了漫画社和音乐社。在社团里机缘巧合,对音乐的兴趣开始萌芽。我觉得跟小时候一样,其他人学就是为了好玩,而我就会有钻研的精神,就像从小下围棋,要研究棋谱,要研究很多的定式,就会培养钻研的精神。我觉得学围棋对我还有另外一个好处,它让我习惯去把一件事情研究完整,像学习星位上的定式,就有很多变化,要把它研究完整。而我在研究音乐的时候也是一样,同一个和弦,同一个音符,排列起来就会有千变万化的可能性。音符就只有Do Re Mi Fa Sol La Si这七个音符,但是却可以通过这些音符排列出数千数万种的旋律组合,这跟下棋的道理是一样的。我觉的是学围棋给我的影响是,即使我没有很深的古典音乐底子,也会比同期学音乐的人学的更快。

  ◎张:一般大家认为围棋是比较理性的,而音乐是比较感性的,那你是如何把围棋上面这些理性的思考用在音乐的创作上,使你在音乐上面发展这么好?

  阿沁:有很多人会以为音乐是很感性的东西,但是当你真的走到某一个阶段的时候,音乐又会变得很理性。也就是说感性的层面你不可能永远都那么感性,比如说,我写个一百首情歌,但我不可能谈一百场恋爱啊。

  ◎张:非常能够理解,我也是学作曲,2001年我举办的音乐会时还邀请你一起演出,记忆犹新。

  阿沁:对啊,你也是学音乐的,应该能理解。理论作曲其实就是理性的,跟感性没什么关系。

  ◎张:你觉得现阶段如果把围棋和音乐做结合有没有什么发展的可能性?

  阿沁:当然有,可以直接来写一首围棋的歌,拍一个帅气的MV,我就幻化成围棋之神(笑),有点类似《棋灵王》(大陆翻译为《棋魂》)的概念。其实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但还没想到什么时候来去做。我2007年推出第一张个人专辑,那时候就有在想,可是最后我还是选了用绘画当主题,把梵谷放进来,专辑名称叫做《梵谷的左耳》,所以我想第二张专辑说不定可以用围棋的概念来创作。

  ◎张:那非常的需要啊!我也写过围棋的音乐创作,但不是流行音乐,是现代音乐。我认为现在的音乐就是多元化的。

  阿沁:对啊,而且这还蛮好玩的。我心中一直有考虑这件事情,大家也可以期待我会用什么样的曲风来写出这首歌。

阿沁与张晓茵对弈(刘素美提供)阿沁与张晓茵对弈(刘素美提供)

  【传承之梦】

  ◎张:台湾有类似像TPI练习生的这种艺术学校吗?

  阿沁:其实还没有。

  ◎张:所以就只有你们吗?

  阿沁:对,这种学校很少,这也是促使我决定赶快办学校的原因。我去日本、韩国他们都有很多的艺术学校,流行音乐的学校,但台湾很缺乏。电视、电影,音乐演唱会,娱乐艺术产业需要很多的人才,但没有地方培训的时候就会很惨,产业就会断层。

  ◎张:这让我想到我们围棋也是需要培养人才,但是围棋的培训其实跟你们演艺界比起来相对落后,从TPI练习生可以让我们反思围棋界有没有办法做到像你们这样全面性的学院。

  阿沁:围棋它毕竟是一个小众的项目,一定要推广。围棋在学生阶段可以算是一个很好的才艺,不一定非要走到职业,所以我觉得蛮有机会的,因为现在大部分才艺像是跳舞,都是比较动态型的才艺,静态的需要思考的却很少,所以我很推荐大家来学围棋。

  ◎张:所以你觉得小时候下棋对你影响很大一部分就是在思考这方面吧?

  阿沁:对,思考,还有品德修养,因为围棋很讲究礼貌、专注,不能跑来跑去,小朋友如果边下棋边丢棋子,就会被制止。所以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心理的修炼,我觉得这对人的教育很重要。

  ◎张:那TPI练习生目前算是在布局阶段吗?还是已经进入中盘?

  阿沁:说到TPI的概念,其实我现在也是在做教育。我开始接触流行音乐,后来自己也当歌手和音乐制作人。所以我现在回来做流行音乐的教育,这步棋我觉得有点像是义无反顾的转型。

  ◎张:对啊,而且转的还蛮大的。

  阿沁:我觉得这个转型很重要,我自己在音乐圈十几二十年,我看到很多潜在的问题。现在日本、韩国、大陆他们的娱乐产业各方面都越来越强势,各方面都很厉害,娱乐艺术产业的人才很多。所以我觉得在台湾如果要做的话一定要从教育开始做起。

  ◎张:你父亲黄文仪老师培育了很多围棋学生,而你现在也在开始培育音乐人才。请问你父亲有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阿沁:我觉得他给我的影响还是蛮大的,他不是那种回家就会跟你闲聊,或者是会跟你说I love you的这种父亲。我觉得我爸爸给我的感觉是他对教育是很有热情的,对围棋也很有热情,并且他是一个很执着的人,还有点固执。比如说向人推广围棋,他觉得这个事该做,就会很有热情,会对朋友付出很多。我觉得这些东西对我的影响很大,让我学到很多,比如对朋友的付出,或者现在是对学生的付出,我觉得人,应该要多给予吧,那更有意义和价值。小时候爸爸教围棋,妈妈教英文,所以父母的教师身份对我影响很大,让我决定现在想做流行音乐教育的事情。

  ◎张:可否谈谈妈妈对你的影响呢?

  阿沁:妈妈是属于比较细心的。因为我本身有点粗心,而妈妈常常提醒我,你可能要更细心一点,要注意更多小细节,不能只顾大块,小细节如果没顾好,大事情可能就没成就。妈妈对就常常对我耳提面命,提醒我很多事要做到。

  ◎张:那你现在是下定决心转型做教育了?

  阿沁:对,其实也是慢慢决定的,我一直以来都在分享音乐,只是没有很正式的成立一个学校。这两年觉得差不多到时候了,自己在音乐圈大概待了十五年,以前很喜欢教,可是经验还不足,因为有时候怕你教的东西误人子弟。现在我觉得累积了十五年,有一定制作的经验,再来分享、传承是一件比较好的事情。

  ◎张:感谢你的专访,非常期待8日婚宴上的联棋对弈,预祝活动圆满顺利!祝福你们全家幸福美满!

  阿沁:谢谢晓茵!在婚宴上办联棋其实最初是我父亲提出构想的,然后我觉得很有趣,而且我的岳父也是棋迷,他的水平大概在业余初段左右。他当初听到我会下棋也很兴奋,所以我觉得双方都会有下棋的亲友来参加一定很有趣。我自己也很喜欢下棋,所以我也很期待。

幸福婚纱照(阿沁提供)幸福婚纱照(阿沁提供)

推荐阅读:博彩公司举报 http://www.6666e.com/forum-42-1.html

上一篇:颜强:高投入未必高产出 80亿中超不配称帝国
下一篇:中国乔丹重出江湖? 传胡卫东将执教安徽文一

随机推荐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