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锯腿男子因血栓再陷绝境 36万捐款剩七八万

发布时间:2015-04-18 11:55:15
河北锯腿男子因血栓再陷绝境 36万捐款剩七八万

河北锯腿男子因血栓再陷绝境
河北锯腿男子因血栓再陷绝境(1/2张)

  原标题:血栓来袭“锯腿硬汉”郑艳良再陷绝境

  还记得河北保定那个“锯腿硬汉”郑艳良吗?2012年4月14日,因不堪右腿腐烂生蛆,郑艳良用一把钢锯、一把水果刀,嘴里咬着一个裹着毛巾的痒痒挠,为自己做了“截肢手术”。半年后,媒体关注到这个不幸又坚强的男人。他的故事被认为是击中了中国农村医疗保障体系的软肋。

  如今三年过去,“锯腿硬汉”怎么样了?他的苦味人生是否遭遇到了新的难题?

  3月10日凌晨5时,郑艳良睁开眼,妻子沈忠红早已起床。郑艳良看着自己仅剩不足20公分的左腿,又摸摸只有10公分的右腿,那里还是有些胀痛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持续10来天了,但他并没有急着去医院,还是等到了例行检查的日子,才不得不准备去医院接受检查。

  这一天,村里有一个朋友要去保定办事,正好可以送郑艳良夫妻去河北保定市第二医院。为了配合郑艳良的看病时间,朋友天不亮就出了门。

  花费近千元的“例行检查”

  如果不是当初自锯右腿受到全国关注,社会各界捐款36万多元,夫妻俩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撑到今天。

  7时20分,朋友把郑艳良夫妻送到了保定市第二医院,驾车而去。妻子沈忠红则推着轮椅上的丈夫走进医院。

  和医院打了两三年交道,一切都是轻车熟路。到了诊室门口,夫妻俩静静地等候着,他们知道,最晚8点过5分,医生就会过来。

  但这一天的情况却有些特殊,等到八点半,诊室还不开门,也不见大夫前来。郑艳良有些着急,便拨打了一位副院长的电话,问怎么回事,为什么医生还不来?副院长对这位曾经引起过广泛关注的患者很是客气,回答:你稍微等一下,我问问。过了一会儿,一位女大夫急匆匆赶来,跟郑艳良解释了几句,好像是说开会去了还是查房了,郑艳良也没记清楚。

  9时许,郑艳良抽完了血,觉得有点饿。妻子出去给他买了两个火烧,郑艳良狼吞虎咽地吃完,妻子在旁边笑,说:看来真是饿狠了。

  郑艳良却“哎呀”一声,说:“坏了,坏了,还没做彩超呢,不知道吃饭之后,还能不能做?”

  夫妻俩便到超声室去询问,结果是:吃了饭了,不能再检查了,明天再来一趟吧,夫妻俩相对苦笑。

  “明天再来一趟”,对于双腿截肢的郑艳良来说,无论是体力上还是经济上,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没办法,只能再来一趟了,本来一个月一次的肾病综合征“例行检查”,这个月就成两次了。明天,还得看朋友的车方便不方便,如果不能坐便车,就得雇一辆面包车了。

  两口子默默地盘算着这一天检查的花费,总共花了930元。

  如果不是当初郑艳良自锯右腿受到全国关注,社会各界捐款36万多元,夫妻俩不知道,他们这个风雨飘摇中的家庭还能不能撑到今天。

  自行“截肢”,社会关注

  2012年4月14日,因不堪右腿腐烂生蛆,郑艳良用一把钢锯、一把水果刀,嘴里咬着一个裹着毛巾的痒痒挠,自己将右腿锯掉。

  郑艳良今年49岁,是河北省清苑县臧村镇东臧村人。2012年正月,他突然双腿疼痛,先后到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北京301医院就诊,被确诊为双下肢动脉血栓。由于病情严重医治困难,再加上经济拮据,郑艳良放弃治疗回到家中。

  2012年4月14日,因不堪右腿腐烂生蛆,在床上躺了两个半月的郑艳良用一把钢锯、一把水果刀,嘴里咬着一个裹着毛巾的痒痒挠,自己将右腿锯掉,为自己做了“截肢手术”。而锯掉右腿的次日,他的左脚又脱落在了床上。半年后,直到郑艳良在家“自锯病腿”被媒体披露,社会各界才开始关注这个不幸而又坚强的男人。

  当年10月11日,郑艳良被接到保定市第二医院接受免费治疗。院方组织专家对其进行全面检查,确定其身体缺血的程度和部位,并制定了具体的治疗方案。10月24日晚,保定市第二医院组织包括北京协和医院专家在内的5名医生,为郑艳良做了双下肢疮面处理,并将缺血的血管进行疏通。11月9日,郑艳良出院回家。

  那时的郑艳良,虽然双腿仅剩了10至20公分,但精神还不错,回到家,他和妻子花1700元钱买了台新电视,替换了原来的旧电视,还准备在家里的4亩地上建个养猪场。

  这样的境况虽然谈不上多好,但总算有了奔头,与得病之初无奈放弃治疗回家等死时的状态已经是天壤之别了。夫妻俩心里充满了对帮助他们的人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