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电信诈骗受害人:希望台湾司法还我公道|

发布时间:2016-06-10 15:39:25
大陆电信诈骗受害人:希望台湾司法还我公道 原标题:大陆电信诈骗受害人:希望台湾司法还我公道 新华社北京4月21日电 按照《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机制有关安排,台湾方面派出代表团于20日抵达北京,与大陆公安机关就两岸合作打击电信诈骗犯罪有关事宜进行协商。得知此事后,10多位大陆电信诈骗受害人纷纷赶到北京,强烈要求当面向台湾代表团“讨一个说法”,表达严惩电信诈骗嫌犯、追回被骗财物的迫切诉求。 “向台湾讨回公道为何如此之难?” 来自天津的李先生告诉记者,2013年9月,他被骗走697万元。天津警方调查发现,李先生的钱先是被转到70多个账户里,后又被转到130多个账户,在台湾被陆续取走。 “想死的心都有了。”李先生说,这些钱是他一辈子的努力,事发后他就病倒了,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本来想给儿子买房子结婚,现在没钱买不了房,而他也要靠借钱度日,到现在已经借了50多万元。“痛苦熬着每一天,整夜难眠。” 与其他受害者苦苦等待不同,李先生为了讨回血汗钱,曾经亲赴台湾。 李先生说,他与台湾警方保持联系,还找到相关部门了解到更多消息。2014年5月,李先生得知,取钱的8名“车手”(专门替电信诈骗团伙取钱的人)在台湾被抓获。当年11月,李先生收到台湾检方寄来的一份函件,上面有取款过程、取款数额和取款人情况,每一笔都很清楚。 李先生仿佛又看到了希望。他给台湾台中地方检察署写信,求助怎么追回自己的财产。但等了两三个月,寄出的信石沉大海。 李先生不甘心,又给台中地方检察署的检察长写了一封信。2015年9月,李先生终于盼到了回信,对方告诉他,如果要想求偿,必须按照台湾的法律争取他的权利。 李先生认为这回有希望了,开始办理入台证,又借了2万多元作为路费。到台湾后,李先生找到地方检察署的专案组,但对方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说找他们没有用,只能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等到李先生找人写了起诉书,却发现8个人已经都不在押。“为什么要放呢,怎么能这样呢?”李先生气愤难平,当受害人还在苦苦地煎熬着,不但一分钱没见,还要借钱去台湾争取自己的权益,“可这些罪犯早已经逍遥法外了”。 李先生找到办案人,想见检察官了解案情,可对方的答复是见不了。 “我是受害者,我有知情权吧?”李先生既悲愤更无奈,在台湾呆了10余天,没有任何结果。“还有人告诉我,想要这个钱很难,即使法院判了,还要有钱来申请强制执行。” “为什么发生这样恶劣的诈骗案后,受害人想要讨回基本的公道如此之难?”对于台湾方面的做法,李先生表示实在无法理解,“我们都是同胞兄弟,都有人性,希望台湾方面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感受一下我们受害者的心情,我们怎么活呀?” “活下去就是要看到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 “如果对这些犯罪嫌疑人不能严厉打击,那就是纵容犯罪;如果台湾警方不能恪尽职守,那就是渎职,有悖人之常情,有悖伦理道德。”同样来自天津的受害人、63岁的程先生说,一想到台湾多次轻易释放电信诈骗分子,心情就特别悲愤。“我向台湾警方大声疾呼,应该从我们受害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实施严厉打击,还善良百姓一个公道。“ 2015年12月,程先生被台湾电信诈骗分子以身份信息被犯罪集团冒用、遭“最高检通缉”为由,电脑被种下木马病毒、网银信息被窃取,骗走90多万元的毕生积蓄。回想起当时被骗的情形,老人都悲愤不已。 “报案以后,我的老伴当场晕倒,我心脏病突发被紧急送医院,医生说再晚到十分钟就没命了。”程先生说,他现在一听到电话铃声就感觉恐惧,本该安享晚年,却突然陷入绝望和困顿中,只能靠捡破烂卖钱。 “每当捡破烂的时候,说真的,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眼泪吧嗒往下掉,老伴儿跟着我辛辛苦苦40年,我没有给她带来幸福,现在看病的钱都没了……”程先生诉说时双手抖动、老泪纵横,一度说不下去。 他的家人介绍,程先生还被诊断出抑郁症,几次要自杀,亲人们几乎寸步不离看护他。现在对于程大爷来说,活下去的一大信念,就是要亲眼看到电信诈骗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受到应有的制裁。 21日凌晨,台湾台中地方法院作出裁定,将因涉诈骗被马来西亚于15日驱逐出境的20名台湾嫌犯中的18人羁押禁见,对其余2人限制出境。此前,这20人被台湾警方以犯罪事证不完整且无拘票为由陆续释放。 “被骗的钱一旦进了台湾,为什么就出不来了?” “有一个问题我特别要提到,被骗的钱一旦进了台湾,为什么就出不来了?”李先生说,“我认为这种现象是不正常的,钱也能进去,就应该返还,这些被骗的钱是我们这些受害人辛辛苦苦甚至是几十年积攒下来的这么点积蓄。” 受害人、山东某企业总经理刘先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2015年6、7月间,公司财务被台湾诈骗分子用“通缉令”恐吓诱骗,在电脑里植入木马病毒,骗走900多万元;同时,因资金链中断,公司承担违约责任,蒙受了更大损失,经营和声誉都受到很大影响,目前企业已经难以为继。 “我们为了补偿损失,把家里能抵押的都抵押了,真的太难了。”刘先生说,这些钱流入台湾,一部分被犯罪分子挥霍,还有一部分作为赃款被上缴,为什么不能返还被骗的大陆受害人? “在法治社会,只要是犯罪,就要依法处理,还受害人一个公道。”被骗1630万元的某企业负责人孙先生说,作为受害人,不仅希望能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还要努力追回被骗钱款,最大程度地挽回被害人的损失。 “不可思议,是个人就知道电信诈骗是违法犯罪,怎么能这样处理?”另一位受害人、来自河南开封的张先生愤怒质问。2015年3月底4月初,他的爱人被骗走100余万元,不仅存款全部没了,还欠下40多元债务,不得已卖房抵债,生活陷入困顿。 “希望台湾能真正重视这件事,合理地处理这件事,把我们被骗的钱尽可能地追回来,给我们一个负责任的交待。我相信,这不仅是我的心声,也是大陆所有受害人的共同心声!”张先生说。 公安部门统计显示,每年约有100多亿元人民币的电信诈骗犯罪赃款被骗子从大陆卷到台湾,大陆公安机关虽采取各种措施追赃,但至今仅从台湾追缴回20.7万元人民币。也许您也喜欢: